写给家人的一封信1300字 回忆里的芝麻香

写给家人的一封信1300字 回忆里的芝麻香

亲爱的外婆:

您好。

今天妈妈下了汤圆给我吃,芝麻馅儿的,挺好吃的,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原来似乎汤圆馅太甜了,甜腻的味道总是少了那么几分清雅的感觉,对不对?对了,您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您给我做的芝麻馅的汤圆……

对了!我最近写了个故事,把它放到这封信里,您看,您的外孙女现在是不是比以前长进了点呢?您一定要读完它,好么?

月华凝霜,点点繁星衬着夜空。我仰躺在院落里,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婷婷,来吃圆子,热腾着呢!”她的声音传入耳畔,我应了声,然后依旧闭着眼躺在竹椅上,没有动作。过了没多久,一阵脚步声便由远到近的传来,那熟悉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婷婷,来吃吧。”音落,那一只宛若枯枝的手端着个泛着热气的碗映入眼帘。我双手接过碗,没有说话,只是埋头吃起了里面的汤圆。

“好吃么?”她的声音带着温和的笑意传来,我含糊的恩了声。

“你小时候,也爱吃这个。”她说着,拉了张椅子,靠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如同喃喃自语般说道:“那时候,你天天来的。每次,都缠着我,要我做给你。”她说到这儿,突然一顿,呵呵笑出了声,“有一次,你也闹着要做,结果,圆子刚下了锅,现就漏出来了哩。最后捞起来,呵,都是面儿了。”

她说完又是一阵笑,我扯了扯耳朵,满脸羞红,正想说些什么,便听她又说:“不过,味道倒是不错的,很好吃。”她说着,冲我笑着,后又转过头去,望着那轮皎月,再一次说起了往事。沙哑却又略带尖锐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说着,带着我回到那段,在这十几年间,渐行渐远,淡忘了的光阴。

同样,是在这一个小院子里。她笑眯眯的看着我吞着碗里的汤圆,覆着老茧略微粗超的手慢慢的,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发丝,宠溺的看着我说道,“慢点吃,可别呛着。”这话才说完,我便一阵猛咳,她连忙俯身上前,拍着我的背,为我顺气。脸上,是既无奈又幸福的表情。

渐渐地,那张脸慢慢淡去,我的视线模糊起来,再一次睁开,眼中又是另一处的景象。

我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一双小小的手上满是白花花的面粉,身边的大板凳上,坐着一脸笑意,高大的她。那双大而瘦削的手中,是一个已经做成的,滚圆滚圆的汤圆。

“怎么样?要不要外婆帮你?”她笑吟吟的问我。

我闻言,瞅了眼手中的无论怎么揉都达不到预想效果的面团,咬了咬唇,满眼坚定,:“不用!”我大声的说道,“我一定会做出比你做的更好吃的汤圆!一会儿,你一定要第一个尝!”

说罢,我又低下了头,更加专心的做起汤圆。更没有留心,当时她看着我,满脸那似要溢出来的笑意……

她说道这儿,话音戛然而止,从回忆中醒来,身旁的她与回忆中的她重合。我这才陡然发觉,岁月给她留下的痕迹,在这些年间一点点加重,如此之多,如此明显……而我,竟然现在才发现。

“外婆……”我轻轻的唤道,她闻声便转过头来看我。与她的视线相交,那一刻,我不由生出一股子心虚,低下头,拿起勺子又吃了一个汤圆,“给我多讲讲以前的故事罢!我都忘得差不多了!”

她久久没有动静,我也久久的不敢抬头,良久,她又一次开始说起往事,那些我与她发生的一切……

夜渐深沉,她讲完了故事,站起身来催促我快些进屋,之前一直是等我进去了她才进去,而这一次,她催了我一次,便自己先进去了,我低低的垂着头,夜风吹来,一张凉。她离开时用手揩了揩眼角,那是我不经意间瞥见的……

碗里还有一个汤圆,芝麻馅儿的,拿起汤勺,郑重地将它舀起,放在嘴里。芝麻的香味,化在嘴里。甜甜的,却不腻,嘴里泛着股清幽的香味……

故事结束了,外婆,其实……故事中的她就是……

你知道的,对么?

亲爱的外婆,古有“冬节夜,啰啰长,甜丸未煮天唔光”的童谣,那些贪嘴的小孩子总是期待天快些亮好吃那甜甜的汤圆,但我却难得的希望天永远不亮,永远记得嘴里汤圆的味道,永远能陪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