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思乡的文章

关于思乡的文章

【篇一:乡愁】

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了一种淡淡的愁,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又让人难以割舍的情绪。也许是从离开家乡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这种愁情要陪我一生,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愁才让我不得不离开家乡。不管怎么样现在二者兼得了,带着难舍难分的愁情离开家乡,伴着日出日落这份愁情渐渐占居了我的整个心儿。近些日子,这种愁绪变得尤为浓郁,时时袭击我的思想,逼迫我用这笨拙的手指通过键盘敲打我的灵魂。

一个生命从蕴育时就已经开始吸吮着一个地方的营养,那儿的水,那儿的空气,还有那儿的风土人情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个生命。一个人从呱呱坠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和那个地方的热土结下了不解之缘,不管你以后会在什么地方成长、生活,这种水土之情,血脉之亲是无法割断的。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人有一种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和牵挂,这思念,这牵挂日积月累就会凝结成一份沉甸甸的乡愁。

无论是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白居易的“望阙云遮眼,思乡雨滴心。”还是高适的“故乡今夜思千里,鬓愁明朝又一年。”都是那么意境幽远,情真意切,借月借雨借鬓把无形的乡愁有形化,让人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余光中的愁绪化作成一枚小小的邮票,乡愁就是亲情,思念就是乡愁。席慕容却把乡愁比拟为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乡愁如烟。从故乡的村庄里慢慢升起,此起彼伏,连绵不断。他家的串到你家,你家的又窜到他家,轻轻地旋转着,飘移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袅袅娜娜,环绕盘旋在村庄的四周,古朴的村庄和那敦厚的村人们都被笼罩在这温柔的烟雾里。一阵风儿吹来,这烟随风飘摇,超凡脱俗地飘然远去,飘荡成那一朵朵故乡的云。这烟雾看起来轻盈飘渺,神奇多变,似有形而无形,实际上它是有根的,是一家一户的炊烟,是一位位勤劳善良的母亲早起燎开了一天的新生活;是人与人的亲情,是人与自然的和谐,无论你身处何地都会感受到这浓浓的烟味儿,不管你位居多高都无法改变这种关系。每当闻到油烟味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家,想起亲人;每当看到天上的云就会自觉不自觉到联想到远方的家乡,远方的亲人。

乡愁如梦。故乡哟亲人,因为太惦念你而让我彻夜难眠,似睡非睡中你已经闯进了我的梦乡,迷迷糊糊中我又投进你的怀抱。梦里有你,朦胧而美丽,却让我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只是比以前干净整洁了,楼房多了,路上的车多了;邻居还是那些邻居,只是比以前穿的新了,吃的好了,笑声多了;田园还是那些田园,只是比以前种的杂了,收的多了;朋友还是那些朋友,只是比以前更忙了……梦里有你,梦境厚重深远,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闻到那野草的芬芳和泥土的清香,那山,那水,那土地一如那诗人的情感,变得多情起来,仿佛都有了灵性,唱着歌,跳着舞来欢迎我这个远乡归来的游子,那慈祥的面容,甜蜜的微笑,热情的拥抱,可口的饭菜,香醇的美酒早已让我陶醉,如果真的有假如,我愿意一直活在梦里……

乡愁如水,淡淡的让人无时无刻都离不了。早起刷牙,这乡愁便一起和着牙膏味钻进了我的身体,在刷牙的几分钟里我想知道你是否已经起床?昨晚睡的好吗?梳妆打扮好了吗……一边喝着早茶,一边想像着你吃早餐的样子,是不是还是那样简单,那样将就呢?多喝点多吃点,身体要紧。晚餐的汤端上桌的时候我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你,晚饭吃的什么呀?多想给你也盛一碗汤哟。吃完饭了,我拿出珍藏多年的那瓶好酒,给你也满满地倒了一杯,我们好久没有这样在一起喝酒了,举杯干杯,火辣辣的味道却沁人心脾,醇香的美酒一下子冲开了记忆的闸门,历经岁月洗礼的往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挤进脑海。小伙伴们在田野上一起堆雪人打雪仗;母亲站在村口盼望孩子回家;乡亲们送欢送大学生上学;县剧团刚刚到村里进行了慰问演出;村里的文化室又进行了扩建;张大爷家也买了一辆大货车;李奶奶要和儿子去城里住楼房了;村里的加工厂开业典礼;合作社的王成又留转好几家的地……还想再听听如今村里的变化,可不胜酒量的我已经有点儿神志不清了……

乡愁都装进了QQ,写进了微搏,想我的时候就Q哟,有什么想法,有什么要说的就上微博哟!

【篇二:乡愁】

小时候,一个人是不会有乡愁的。

如果没有远离过故乡,一个人也是不会有乡愁的。

就像那倾园倾圃的玫瑰花,枝上未着花蕾时,不会有划人的荆棘,不会有让人魂牵梦萦的幽香。

乡愁就是那冷艳的玫瑰花啊。只有成熟后花蕊怒放,才会散发恒久弥漫的芬芳,既使是零落为泥碾作尘,也会香如故!

直到有一天,我背上简单的行囊走出老屋的旧门,穿过竹叶铺盖的小径,趟过故乡那条美丽的小河,回首留恋地看看家门口蹲着的那条伴我童年的老黄狗,然后含泪转身。

从此我就没入了异乡的风沙,从此我就有了淡淡的乡愁。

许久无人居住的老屋渐渐风化,许久无人行走的小径渐渐消痕,老黄狗早已或野死山岗或成馋人口食,唯有那条清清的小河依然美丽。不管是风化的老屋,不管是消痕的小径,不管是灰飞烟灭的老黄狗,还是清波粼粼的那条小河,都成为我乡愁最好的载体。

时间愈长,乡愁愈浓。一如玫瑰花在春风春雨中潜滋暗长,那冷艳的幽香便无处不在了。

打拚奋斗,苦苦的挣扎溅满酸涩的乡愁。人情冷暖,无助的心灵浸润孤寂的乡愁。

被相爱的人伤害,伤口咕咕流出的是殷红的乡愁。生离死别之际,漫天的泪雨是丝丝湿淋淋的乡愁。

起风了,我枯黄色的乡愁飘飘落落。雪飞了,我白皑皑的乡愁铺天盖地。

在纸醉金迷的暧昧酒吧,端一杯透明的红酒,听萨克斯吹响凄婉的乡愁。独坐寓所狭窄的窗前,仰望天空云破月,俯视院角花弄影,任如水的乡愁挤满忧伤的窗棂。

展卷欲读,我的乡愁是红袖为我置砚添香的盈盈眸光。浅睡将醒,我的乡愁是佳人为我叠被铺床的纤纤玉手。

诗人余光中的乡愁,是一枚窄窄的邮票,密密连接游子与母亲的血脉亲情;是一湾浅浅的海峡,阻隔不断浪客和祖国的历史传承;是一盘皎洁的明月,永远洒满炎黄儿女滚烫的心房。那一份挚诚的乡愁,就是太阳的四射光芒,千年万载也山高水长!

而我的乡愁,是原野里无边的小草,葳蕤葱郁,一岁枯荣凭春风;是茂林中长吟的清泉,涓涓媚媚,四季丰瘦由山雨;是夜幕上微小的星辰,闪闪烁烁,年年隐现任日月。这一掬静美的乡愁,只能是玫瑰的淡雅芳菲,岁岁年年在幽幽散发。

太阳光般的乡愁啊,闪射夺目光芒,浓烈醇醉。也许强焰会冲坏海外游子愁绪纷纷的心扉,但那样的乡愁是热烈美好的!

玫瑰花样的乡愁呢,散发幽幽芬芳,淡远朦胧。也许荆棘会划伤异乡异客凄凉哀婉的心房,但如此的乡愁同样是热烈美好的!

有乡愁的心境是滋补的土地,既使与生养的故园天遥地远,也会心存对故乡的拳拳依恋,心树就会盛开枝枝俏丽的玫瑰。纵然玫瑰的荆棘剌痛心叶,我们也要让流出的热血把乡愁的花蕊浇灌得更加惊艳,让乡愁的幽香愈加恒久弥远,游子异客的心境将会何其纯真美好,对母亲对祖国的情感将会何其地久天长!

有一份浅浅淡淡的乡愁,是美好的!

【篇三:乡愁】

总有淡淡的乡愁在心头,乡愁里记挂着年迈的父母,乡愁里散着难以割舍的亲情,乡愁里有淡淡的忧伤,感伤人生的悄然易逝,当皱纹爬上一起长大的发小的脸,当看到曾经年轻的故乡亲人,也被岁月碾得鬓发斑白,我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到他们,感到岁月真是无情,人都无法抗拒衰老,无法不印有岁月的痕迹,也才知道自己也会和他们一样衰老,会很快很快。

乡愁是淡淡的,在青草覆盖的土地上,我在找寻曾经的那一份年少的记忆,曾经的儿时走的小路也已完全变了样,曾经家边的小河已经变成了干枯了沼泽地,曾经的那片柳树林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曾经的大山已经变得很平,不再青不再陡,有很多人我很想念,很想看到他们过的好不好,但都因每次归乡的匆忙而让我没有如愿,常常在梦中梦到那些儿时的朋友,但醒来他们离我好远,远的都不知他们今在何方?每一次都想有足够的时间去探访曾经的同学朋友,老师,邻居,但都未能实现,虽然一切都变了,但看到一切仍然是那样亲切,连土地都觉得是芬芳的,散着一份久违的气息。

乡愁让我感悟人生很多事情不能等待,等的太久就会变了模样,在太多疏忽间就变得面目全非了,真的会有转瞬已如隔世的感觉,我们都在忙碌中过着自己的生活,有很多人很多工作环境会让人每天根本看不到日落日出,都在忙碌着为了挣钱,但时光却在悄然的溜走,当有足够的钱不在为生活奔波时,可以静静的享受阳光时,才发觉已经老的眼睛已经昏花,腿脚已不利索,幸运的人有个好身体可以享受幸福的晚年,不幸的人拖着有病的身体在慢慢老去,回头时才发现人生大半都在忙碌中,在无意于生活的点滴中逝去了,这就是人生,忙碌的人生,所以当还健在,就去享受生活,感受阳光吧,当还有时间就约约朋友,一起感知人生的变换。

乡愁淡淡的,让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没有离开过那片土地,也沉浸在她们自己的梦里,并不知外面的世界精彩,并不知这同样的时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沉静的土地养育着沉静的人们,她们在幸福着自己的幸福,忧伤着自己的忧伤,我期盼着那里变得更加富有美丽,让我牵挂的人们都过上幸福的生活,让乡愁变得淡然,变成是一种向往。

【篇四:乡愁】

转眼自己就要三十一岁了,回首过往,记忆斑斑点点,一切似乎不曾发生过一样。而留下最深刻的,便是儿时和小伙伴放学后嬉戏玩耍的场景,虽只是跳橡皮筋、扔沙包,也总是能玩出诸多花样。那时的夜晚,月华如水,许多小孩子都跑出来,在月光下捉迷藏,兴奋于每个人的面目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玩到很晚才尽兴回家。拿着自然课本上的星系图,对照着夏日的夜空寻找银河和星座的位置,透过白杨树的片片树叶想象着星星的各种奥秘,凉风习习,舒适静谧。那时的笑总是那么的畅快,那时的日子是那么的惬意,以至于多年后都让我难以忘怀。

今年中秋的夜晚,我走过小区池塘的拱桥,看到相似的朦胧月色,相似的宁静的树影,不禁心中感动酸涩。当我迷恋于这彩云之南的迷人风情时,乡愁也不经意间注入了心底,每每触及,那么深,那么痛。

十一期间回到郑州,和老公一起用脚丈量着曾经走过多遍的街街巷巷,记忆丝丝似缕,如风,如烟。我努力回忆着,感受着生命曾经的存在(www.300168.com)。想到眼前的所有可以给我美好记忆的东西,都将随着大拆大建而不复存在,那些我今生今世存在的证据终将会淹没在时间里,心中怅然若失。我不舍的凝望着周围的一切,希望用眼睛把它们珍藏。

既是平凡之人,便也应有平凡的心境,以一份淡然的心态看人世的浮沉与变迁。但,既是平凡之人,也便有平凡的性情,当走过人生的春夏秋冬,我可以洒脱的是身外的浮华名利,却解不开那份植入心底的乡愁。

【篇五:乡愁】

在这种清秋时节,又一个中秋来了。

悄然的勾起了那些客行他乡的游子们的乡愁了。想起了那一首关于游子的回忆。

而今年这初秋时分,我也为求学别离了那故乡了,在这特殊的日子里,终于深深体会到了那浓烈的乡思了。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想起,那余音的绕墚只有在记忆的深处才有那么点回音。而那月亮依然是那样的高悬,而今晚的月亮多了一个伟大而又繁重的任务。承载着人们对亲人的怀念和关切的话语。

我也只是把那一分浓烈的恋家情节,寄托在那明月,原那月宫能容纳的下那一份情。

长这么大了,学业无成,古人有云:十五有志于学。而今已是19之龄了。内心时有不安,每逢佳节倍思亲。更是让我惭愧万分。无言再见江东之亲。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今昔是非成败转头空,清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明亮的月光何时能照亮前方的路呢?

我真的害怕等我想起了故乡里的那坐矮平房的时候,我是否还能再回去走一遭呢?

那稻田里烧着干草的味道是那样的熟悉,总会很必然的让我想起童年里在田里的游戏。

记的有一次,去找个乡下的同学玩,看着那锄头和材火,总有一份说也说不出来的亲切感,那晚上我门去登山,走着那田间小路,看着那满天的繁星。才发觉自己已经离乡很久了。故乡已经成为一种模糊的怅惘。才发觉自己无论走的多远你永远不可能忘记你有一个故乡。从小哺育着你,将那黄土的生命流入你的血液。

夜里的难眠,走在阳台上,有时候仰望天空知道自己想家了,可现在家里的人为了生计都已经出去了,真的是一片衰败。留下的是一片伤情的韵味。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等待着那归期。回忆着那童年。憧憬着那未来。祝福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相信你们也有给乡愁慰藉的时候。

正如习慕容所说的,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一游子,在这夜里,想家了。更想念那乡下的故乡了。

【篇六:乡愁】

记得小时候读过渔光中的《乡愁》,等长大了,当再次从遥远的地方回到久别的故乡时,浓浓的乡愁开始蔓延整个季节……——前言

当零乱的记忆的再次被风吹散时,我的思绪像是秋是的落纷纷凋落那无声的世界,飘向每一个沉默的角落,今天匆匆而来,把我带入了一个让人无法演绎的舞台,这里我不是主角,而是一个陌生的角色,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色,却也要试着把戏中的每个一句台词一遍遍的默读,或沦落,或压仰,最后都将在那个舞台上消然重现。

每一个希望就像刚要发芽的种子,随时会伸出地平面或者干涸在生机昂然之时,一切皆有可能,或成功,或失败,生命的每一滴水也交非都来自大海,也有辛勤的汗水,希望本是无所为有,无所为无的,希望是什么,至时至今都无法诠注,如何去解求被困惑的成长,把生命改写。

终于回到了久别的故乡,黑色的山脊,深凹的沟壑,孤颤的杨柳,在寒风中静立;苍老的天空划过一丝清凉的浮动,是那片游弋的云,朵朵深似海底的无限的渴望,撕拆故乡的温情,

当走进故乡踏时乡怀的瞬间,心跳的加速已无法平息,眼帘那波澜起伏的丘峦,向深秋渐渐深,看见了,古色的窗痕,古老的门窗,参差的断亘,枯黄的房匾,已被岁月雕琢的破烂不堪,记忆着多少个春秋的悲欢离合;不禁然泪水沾显了眼角的瞬间,奔放了,释怀了,那久蕴的乡情;

已然成往事,往事不堪回首

回来了,那久别的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是激动,是谴责,在已岁月雕琢的刻满沧桑的父亲的面庞上呈现,新开始无比的自责与惬意,因为那是十几个春秋都是父亲一个人孤独过来的,而我却在熟享受着童年的美好时光,思绪的帆船也随之驶向了孩提时的童贞,一根根甘草,一只只香味可口山果,是等待父亲赞美的歌摇;一串串美味榆钱,一个个酸甜的黄杏是童年成长的牺牲品

过去的是曾经,留下的是风景,记忆编织的梦县挂在时间的长郎上,等待时间的一点点吞噬,月是故乡明,看着盈满的圆月和父亲脸上的笑容,才知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侃侃之情;我深知多少个春秋是父亲盼望的春秋,孤独的春秋,没有圆月的春秋;而此时他好像看见了那个正在冉冉升起的明月,那么明亮,那么温存!

人生几度春秋,几度逢圆!

望天际斜月圆否

空悲切,

咋一个愁字了得。

【篇七:乡愁】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阿妈拉说……”一首韩红的《家乡》勾起了我的乡愁。阔别已久的家乡啊,你的模样依然那么清晰的映入眼帘。我的家乡在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千岛湖的附近,是一个三面靠水,一面靠山的世外小岛上,人称“世外桃源”。这里空气新鲜,花香鸟语,绿树郁郁葱葱,还有一条平常而又美丽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静静的流着,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点点金光。这里充满了灵气,山绕着水,水绕着山,层层叠叠,相互环绕,相互缠绵。还记得上次回那个老宅是在2003年的一个春天,(所谓老宅就是在2003年以前住过20年的根据地,由于旅游业的开发,我们那个村庄被收购,现在变成旅游景点的一个建设区。)下车还要走一段大约4里路才能到家,走过一个村庄,入我们村口的是一条平坦而又弯曲的小路通向山的深入。入口的一边只住了一户人家,好像是为我们那个村庄守护的一个岗亭,至今还一直默默的在那守候。从这里到我们村庄要走大约3里没有一户人家的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两旁的小树青翠,茂盛。这里白天也很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读书那时候最怕的就是留堂。这里的风是那么轻柔,带动着小树、小草一起翩翩起舞,当一阵清风飘来,如同母亲的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庞,我喜欢那种感觉,带有丝丝凉意,让人心旷神怡。清脆的鸟叫声,满山遍野的映山红,清香扑鼻而来,此时忘却了大都市的喧闹与丑恶,忘却了生活的压力,工作的烦恼。这一刻,心跳都会在此停歇。

一个滑坡下来,集中而又稀少的18户人家映入眼帘,那袅袅炊烟在空气中弥漫着午餐的香味。一个左拐,一座红砖青瓦的平房,那就是我的老宅。房子后面的绿竹从一棵发展到十几棵啦,还有那刚刚从泥土里钻出的竹笋,笋尖上闪耀着一颗晶莹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还没来得及欣赏别的,心里那种急迫的呼喊“爷爷,爷爷,爷爷我回来啦!”这时爷爷从菜园里走过来,爷爷那充满老茧充满沧桑的手老远就要过来接我手上的密码箱。看见爷爷那熟悉消瘦的脸爬满了岁月的痕迹,我的心不由酸了一下,某种液体在眼睛里盘旋。此时妈妈爸爸弟弟也都相继出现在我的身边,不由我想的太多,就听见弟弟说“姐姐你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啦?”然后迫不及待的从我手里抢过密码箱。就听见爸爸在后吼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这吃那,还不去做作业。”和弟弟拉拉扯扯的把密码箱放到房间,把早已准备好吃的零食给弟弟拿出来,弟弟乐颠颠的捧着零食享受去啦。当然也少不了给爷爷准备的那份,我拿着走进爷爷身边,依偎着,塞给爷爷。爷爷总是不舍得吃,到最后还是弟弟得了口福。我拉着爷爷的手,灰暗的指甲上布满了蜘蛛网样的印记。每个指甲的根部都露出一色的黑,这黑色镶嵌在他的指甲与指肌之间,让我感到莫名的疼痛。我知道,这黑色正是镶嵌在他指甲里面的泥土,是土地的一部分。我拿来剪刀,默默无语小心翼翼的为爷爷修剪。

春天的晨曦,太阳还没有升起,家门口不远处的一湖碧水,薄薄的雾在山间环绕,犹如仙境。门前李子树的花香迎面而来,啊,深呼吸,这里的泥土都透着一种芳香。菜园子里妈妈种着各种蔬菜,一排排的萝卜,一个就有6、7斤,嘻嘻,大吧?一排排的包心菜,还有些菜,说来惭愧,我还不知道名字呢。菜园的前面有个水井,是我们整个村庄的水源。井里的水冬暖夏凉,甘甜可口。旁边伫立着一颗柳树,在温柔的春风中随意摇摆。在此旁边还有一个池塘,在荷花的季节开满了整个池塘,小鱼悠然的游来游去,一朵朵荷花,紧紧依偎着碧绿的荷叶,蜻蜓飞过来,告诉我清早飞行的快乐。

夜晚来临的村庄,夜幕笼罩着整个村庄,稀稀拉拉的几盏灯在夜幕下点缀着,从高处看,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的。这里特别安静,晚上大家都不会串门,呆在自家看电视。这里就像一个摇篮,在河水的拍打下,幸福的睡着。田野里的青蛙和虫子还演奏只有它们自己才听得懂的乐曲。

还记得五月的山上到处结满了杨梅,九月的山上结着九月黄和别的野果。儿时的我,那时候都逃学和村里的小孩一起划船去山上摘杨梅,摘九月黄。嘻嘻,真不知道那时候胆子怎么那么大,一条小船载着我们几个,缓缓的划向山的那一边。把船停在岸边,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往山上爬,那杨梅鲜红的,滴滴欲坠,尝一口,酸甜入口,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垂涎三尺。不过杨梅树上毛茸茸的毛虫总是让我毛孔悚然。还有那九月的九月黄,这种果实只有大山上才长的。九月黄的藤子很多很密,像一幕瀑布一样,我们爬在上面坐着,随手就可以摘一个九月黄,剥皮,金黄色的肉,丝丝入口,一股清甜。吃好啦,爬累啦,就躺在上面睡觉,那种感觉真好!

炎热的夏天是我们河里涨水的时候,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清晰的看见鱼在里面游来游去。拿着鱼竿,小凳,带着土地里挖来红色蚯蚓,全面武装准备狠狠钓上几条。涨水过后的小河就在我们家门口不远处,很近很近,把凳子放在田边,把鱼竿穿上诱饵,放进河里,静静等待鱼儿的光临。不多时,一条条鲫鱼和黑鱼慢慢围绕着这个“天上的馅饼”研究。黑鱼最谨慎,用嘴巴碰一下后退一步,又碰一下,又后退一步,反反复复,直到自己感觉一点危险都没有的时候,就来个恶狼扑食,一口就吞下去,然后就想溜之大吉。哪不知我的鱼线已被它吞下去啦。说时急那时快,我用力一拉,那家伙就乖乖上岸啦。上岸之后那家伙还在继续反抗,力气不比水下的小,不管怎样还是让我给抓到桶里,别做无谓的挣扎啦,嘻嘻,就等着当我的晚餐吧!就这样,一条一条又一条,那个上午我钓了差不多20条。那时候感觉我们那条河里的鱼就是多,别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村里主要也是以打渔业为生。

在这里,每户人家都和和睦睦生活着,与世无争的习惯已经让他们没有任何的想法。那时候只要谁家来了亲戚,那他家就热闹啦,大人小孩都去他家张罗,张罗着帮忙,张罗着陪客聊天。村里和我一起长大的小孩不多,庆幸的是有个女孩和我同年的,从小我们形影不离,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我们一起读书,一起上学,放学。相互陪伴,让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童年!

“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呦,我已厌倦漂泊,那故乡的风,那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一首《故乡的云》,一次次故乡的呼唤,在我心里久久徘徊。

【篇八:不变的乡愁】

故乡王庄是一个很小的村落,在县地图上属于最小最小的圆圈。村子东头连着一个露水集,名字叫焦集,西头连着一个大集市,叫权集。村子连在一起,不是本地人很难分清村庄之间的界限。

王庄和焦集之间有一片高高的台地,台地上建了一座土地庙,只有一间房子,房子里供着土地神,房子前面的空地便成了露水集。所谓露水集,是乡亲们形象的叫法。天刚麻麻亮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挑着豆腐豆芽,挎着鸡蛋,背着瓜果蔬菜,聚集在空地上,空地上一会就挤满人群,没有高高地叫卖声,也没有悄悄地讨价还价声。熙熙攘攘中,人们根据各自所需,相互交换着,买着,卖着。太阳一出来,露水还没干,大家笑嘻嘻的相互打着招呼回家去,集市上一个人也没有了,然后你便看到各家烟囱里冒出缕缕炊烟。

村西头的权集与王庄之间也是一块空地,成立人民公社那年,在空地上盖了十几间房子,围了一个院子,从此就成了公社的办公地点,随之而来的是一批国营单位,邮电所、供销社、食品站、医院、农机站,一个个都在街旁盖了房子,把王庄和权集连在了一起。从此,权集的大集规模越来越大。

农历双日子,是赶集的日子。天一亮,女孩们打扮的花枝招展,三五成群结伴赶集,其实,她们不一定买东西,只是来看热闹。小媳妇们挎只篮子,穿的花花绿绿,遇到娘家姐妹,嘻嘻哈哈招摇过市。小伙子们站在高处,喜欢看女孩儿像蝴蝶一样飞来飞去。

集市丁字街布局,一条长长的东西大街,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供销社的商品也会摆到街上。满大街攒动着人头,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叫卖声一浪高过一浪,叫声最高的莫过卖煎包的王二。集市的中间用白布搭了一个大棚,大棚下煎包锅冒着腾腾热气,锅盖一开,肉熟的香气弥漫半条街,包子王二的叫卖声也响彻半条街,看到带小孩的妇女叫卖声更响亮:“包子——,哎——,肉包子。”于是,孩子便缠着大人去买包子。一群年轻妇女拥簇着走近,包子王二赶紧装满一盘包子,单手举过头顶,大声地叫卖:“大嫂,来一盘哎——。”声音故意拖得长长的,小媳妇们总是红着脸跑开,看热闹的人笑的前仰后合。老媳妇们笑着骂道:“该死的王二,回家给您嫂来一盘去。”然后,半条街都笑了起来。

集市的东头已经属于王庄的地盘,有几棵大树,大树下筑了一个长方形的土台子,算是戏台子。过罢端午,收罢小麦,种上大豆,人们有一段空闲,精明的商人,也会趁机请来戏班子唱戏,增加人脉。

吃罢早饭,人们先去地头割些青草回来,喂上猪羊。再去自留田里摘两颗熟透的甜瓜。母亲们忙着在灶上蒸馍,不等馍凉就用兰花布手巾包好,急急切切地赶去听戏。路上也总会遇到同去听戏的邻居,相互打着招呼,一路同行,一路笑语,如过节般快乐。

戏没开场,总是先敲打一阵锣鼓,锣鼓声中,妇女们一手拉着小孩,一手拿个小凳,娘俩找个合适的地方坐下。很多人都是认识的,于是,你递她孩子一个甜瓜,她回你孩子一个馒头,情意融融。不懂戏也不要紧,旁边自有多嘴多舌的人解说。台上板胡、笛子悠扬,凤冠霞帔华丽鲜亮,高耸发型古朴优雅,吸引着看台下的妇女,羡慕不已。台上莲步轻盈移动,水袖曼舞舒展,引起女孩子们神往。突然台上锣鼓大响,悲愤的陈三两用哭腔唱着紧打慢唱的慢板,引得台下群情共愤,咒骂不知廉耻的李凤鸣。

这时戏台周边密密匝匝的各路小商贩,叫卖声高过锣鼓声,女孩们首先坐不住了,约了同村的女孩,拉着弟弟妹妹一起去逛货摊。先给大一些的弟弟妹妹五分钱,打发他们自己玩,孩子们迫不及待地买一根冰棍慢慢地舔,然后到书摊上去看小人书。姑娘们拥簇到货摊前,那里有早已心仪的花花绿绿的发卡、皮筋。那些水红的、嫩黄的,茵绿的皮筋,各式各样的发卡,带给她们无限神秘的向往。夹上新发卡,前顾后盼,生怕弟弟妹妹盯梢,悄悄地到供销社柜台前会情郎,说上几句悄悄话。家庭主妇也坐不住了,狠狠心起身离开,一步三回头地望着戏台,小贩们知道她们是消费主力军,不厌其详地兜售着商品,她们精挑细选,买一些日常家用物品。有的还会扯一块花布,再买一块香皂,小心翼翼的装在篮子里。最后再买二毛钱的煎包,回去给婆婆和孩子们吃,自己是绝对舍不得吃一个。

集市丁字街南头另辟一块地方,有许多大树,拴着待交易的牛羊,牛儿悠闲地甩着尾巴,驱赶着苍蝇,羊儿慢慢地嚼着青草,“咩咩”地叫着。当然也有鸡鸭,“嘎嘎”地叫个不停。这是男人们爱去的地方。喜欢看戏不喜欢看戏的男人,都对牛羊市场有兴趣。在农业机械还缺乏的年代,牲畜就是农家的宝贝。因此,农村的男人们,即使不买也喜欢逛逛。

紧挨着牛羊市场便是食品站。门市部前挤满人群,等着卖肉。其实,看杀猪的人比买肉的人多。年轻人不去听戏,好像猪嚎听起来更刺激。帮忙杀猪的人们,陆陆续续地来了,这些人大多是集上的中年男子。大锅下柴火呼呼的冒着火苗,大锅里翻滚着一朵大水花,冒着冲天的白气。大家把猪赶到一个墙角,一个勇敢的人扯住后腿,一人拽住尾巴,把猪拖翻在地,其余人则一拥而上,合力把猪按住,猪的嚎叫立即荡漾在集市的上空,增加了集市的热闹。此时,屠夫老三从盆里拿出长长的屠刀,噙在嘴里,左手紧抓着猪耳朵,一个膝盖重重地压住猪头,右手从自己的嘴里拿下屠刀,猛地一下刺向猪的脖子。随着猪的吼叫,鲜血突突地冒出。几分钟后,猪也就停止了挣扎。食品站的会计适时地给帮忙的人发一支烟,会吸不会吸的都装模作样地含在嘴里,开始褪毛。有人往猪身上浇热水,有人用大刮刀往下刮猪毛,在大锅里来回翻腾,也就是一会功夫,一只白白胖胖的猪被倒吊起来,十分引人。虽然赶集的人很多,杀一只猪也就够了。吃不吃猪肉在其次,主要是看热闹。

集市的丁字口还有一个男人爱去的理发铺。理发铺只有一间房子,房子很矮,也很小。只有一位理发师,房子中间放了一把靠背椅,墙角有一只常年不息的煤球炉,不停地烧着热水。男人们刮胡子是一种享受,热腾腾的毛巾捂在脸上,十分惬意,拿下毛巾,涂上肥皂,师傅喜欢蹭蹭的磨几下刀,然后漫不经心的挂着胡子,说着新闻。那时我还没有胡须,但理完发,耳根、脖后总是要轻轻地刮几下,刀子刮头发的“嗤嗤”声在耳旁响起的时候,心脏的跳动也加速起来,总担心师傅会把我的耳朵刮掉。还好,每次担心都是多余的,一次也没有刮掉我的耳朵。

东头戏台上锣鼓敲得震天响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已是下午时分了,戏台上该斩的坏人斩了,该封的好人也封了,戏也就散了。此时,闹哄哄人头攒动,呼儿唤女,喊爹叫娘嗡嗡作响。人们开始涌进尾声集市,为的是买一些便宜货。商人们趁机大叫着打折的价格,吸引人们。

这是六七十年代的景象了。随着城市无限扩大,城市建设需要大量的填土,村东头露水集高高的台地被挖成大坑,一车一车的黄土运往城里,换成年轻人外出打工的路费。露水集没有了,土地庙没有了,留下一片干枯的洼地,像一个张开的大口,追问着熙熙攘攘的往事。

村西头的大集也名存实亡。曾经官员云集的公社大院,随着行政区划的变来变去,院子早已人去楼空。空荡荡的院子,墙倒屋塌,不知谁家的几只母鸡在院子里自由自在的觅食。听说,早几年经常去食品站帮忙杀猪的人,在院子里合伙办了一个养猪场,由于猪肉市场行情不稳,亏了本钱,早已鸟兽散各奔东西。问起经常充当屠夫的老三近况,说是死了好多年了。据说是癌症,死的很痛苦。他自己说杀生太多,罪孽深重。我想是因为他们帮忙杀猪后白吃的猪内脏太多引起的吧。

好在那个土戏台子依然存在,戏台子周围的大树换成了小树。戏台子上盖了三间房子,赫然挂着“红白喜事理事会”的牌子。问了住在附近的老人,说是村里没有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人死了经常找不够抬棺材的人。几个原在农机站帮过忙的人在这里办了个理事会。他们略懂一些机械,制造了两辆灵车,焊接了几个吊葫芦。过去出殡需要很多人,抬棺需要十几个壮年,也很隆重。现在只要两个人,一个人把棺木用铁链系好,支好三脚架,挂上吊葫芦,把棺木升起,然后把灵车推进棺木下方,慢慢放稳。再用铁链固定在灵车上,用一辆三轮车牵引着灵车,很快就可送到墓地。我不知道这套设备的发明是时代进步了还是落后了,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打开理事会房门一看,应有尽有,只要红白喜事用得着的东西,样样齐全,就算你没时间哭丧,理事会也能找到人替你哭上三天,想要办红白喜事,掏钱就行了。

长长的东西大街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大街两旁单位的人都回了城,留下一片片空房,有的还漏着天。村前新修了一条宽宽的公路,几家小超市都建在公路旁,不论单日子还是双日子,全天营业。老街成了一条空街,从东头一眼看到西头,没有了往日热闹的人声,就连鸡鸣狗叫也没有。老人们说,现在常驻老街的都是老年人,这些老人除了有钱,啥也没有了。

老二买煎包的地方依稀可辨,嘹亮诙谐地吆喝声犹在耳旁。老人说王二在这里开过一家小饭店,红火了几年,随着打工潮的涌动,人群轰轰隆隆去了沿海,小饭店倒闭了,王二也随着打工的人群去了海边,小饭店也就开到了海边,说是现在变成了一家大饭店,去年王二回来一次,送给敬老院十万块钱,还从村里接走几个女孩去当服务员。

理发铺倒塌了。看到理发铺的遗迹,耳旁还响着刀子脖后发出的“嗤嗤”声。老人说,进城的风也把理发师傅卷进城里,他手艺好,带了一帮徒弟,理发铺渐渐变成了发廊。他的几个孩子在城里做生意也都发了财,成了百万富翁。

大街人去物非,过去的都成为了历史。

站在街心,无端的发着乡愁。从我的王庄突然想到江南的周庄。周庄小桥流水犹在,但石板路上的苔藓怎么也挡不住时代的脚步,周庄也不是明清气息的周庄了,空气里跳动着的是新时代的脉搏,这是历史必然。虽然王庄两头的集市,呈现出暂短的荒废,我想,这是城市化进程中的阵痛吧。但绝不会出现西风瘦马,远在大海边打工的人群里,肯定会有断肠人在天涯,这也是历史的必然。

王庄村外的梨花开了,桃花开了,姹紫嫣红。一座座带有江南特色的小楼掩映其间,那是打工仔的骄傲。一群城里来写生的未来画家们展开画板,留住了王庄的美丽。而王庄在我心里,不论怎么变化,都是永远不变的美丽,永远不变的乡愁。